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世界各地的乒乓“大魔王”,原来都是中国制造?

王津旭  世界说  2016-08-15 12:17
世 界 说
王 津 旭
发自 巴西 圣保罗
里约奥运会上,乒乓球项目的对决中有三十七位原籍中国,现在为其他国家效力的运动员。

今年,代表东道主巴西出征奥运会的,有一位23岁的广西妹子,她叫桂霖,世界排名第139位,目前是拉丁美洲乒乓球项目上排名最靠前的选手。为什么要在巴西打球?世界说在圣保罗和里约两地,专访了这位华裔女运动员。



△ 


一路寻来圣伯纳多俱乐部的时候,那里冷清的样子让人怀疑走错了地方:门庭寥落的院子,球场旁墙皮剥落的平房,还有树上金刚鹦鹉此起彼伏的叫声……经过保安的提醒,我才发现球场侧边平房上褪了色的塑料皮上,印着一个乒乓球拍。

 
这里是巴西乒乓球国家队的训练基地,桂霖在这里打了十几年球。

△  桂霖
桂霖是广西人,七岁开始在南宁体校练乒乓球,随后被选入体工队。2005年,巴西乒乓球队华人主帅韦建仁陪伴队员来中国参加比赛,“韦建仁和我妈妈是朋友,我想出来看看,他就邀请我来巴西玩玩看看。”国内的训练对于小桂霖来说相对枯燥,12岁的她带着新鲜和好奇,就来了。
 
△ 巴西乒乓球主帅韦建仁(右三)
“只有到了国外才能理解体育的魅力。”在巴西,她看到了本职是医生的人,舍弃了自己的专业自费学习球技参加比赛,“因为真正喜欢,不像在国内被逼着打球。有些运动员,我真的不理解为什么他们还坚持到现在。”

但足球王国巴西,并不是一个适合打乒乓球的地方。哪怕已经是最强的队员,桂霖却没有得到任何赞助,而普通运动员,一个月工资在人民币2000以下,只能靠不断打联赛来挣奖金。在巴西这个足球王国,乒乓球这项运动往往只是少数族裔的专利。桂霖所在的这只国家队,巴西人很少,80%都是亚裔。

△  桂霖(左)和教练小山雨果(右)

桂霖的教练是曾在1996年世界杯赛上击败过孔令辉的日裔巴西人小山雨果,他获得过多次泛美运动会乒乓球项目的冠军。


“在巴西这个桑巴足球的国度,职业乒乓球相对小众,没有关注,拉不来赞助,就很难办得起联赛。缺少磨炼国内运动员的机会,又是多凭兴趣,巴西的乒乓球运动员培养就常常显得青黄不接。”

 
一开始桂霖也只是在国家队跟训,还没想到要做职业球员。转折发生在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圣伯纳多是当时的国家运动员训练基地,桂霖看到身边的巴西队友们总有许多机会出战大型赛事。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上,她看到了许多中国面孔,“看到他们在上面打,就特别期望,自己可以参加这种大型的比赛。”来到巴西之后,参赛机会的诱惑和北京奥运会的刺激,使得桂霖萌生了成为职业运动员、参加奥运会的希望,“既然他们也可以参加这种比赛,那为什么我不可以。”

△ 乒乓球项目上拿奖牌数最多的都是中国人
△ 号称“大魔王”“一代乒神”的张怡宁,号称没有自己适应不了的打法

中国的乒乓球项目人才辈出,竞争激烈,别说参加奥运会,就连入选国家队都十分困难。


“如果我在国内打球的话,可能打不到现在这个份儿上,可能打到高中或者大学,就不打了,很多中国运动员也是这个选择”,桂霖说,“在乒乓球这个圈里,代表别的国家打乒乓球的中国运动员是非常多的,运动员参加奥运会的这个梦,也许在中国是没法实现的,那刚好可以圆我自己的一个梦,这跟换不换国籍,我觉得没有太大的关系。”


为了打出成绩,参加奥运会,桂霖付出了很多努力。除了训练,她还在圣保罗卫理公会大学(Universidade Metodista de São Paulo)念书,巴西的学制是每天只有半天的时间在学校上课,这样,桂霖每天上午上课,下午在俱乐部训练,直至晚上八点过了圣保罗的堵车高峰期,才在星夜之下回到家中。

 
2015年泛美运动会上她拿下女单银牌和女团银牌。2016年拉丁美洲乒乓球锦标赛上,桂霖获得女单冠军和女团冠军。
 
除了比赛上的困难,语言和文化也是桂霖需要克服的挑战。巴西人的文化相对直接,队友们有时会笑话她的葡语;在街上被人抢劫要钱,却还以为是别人需要帮助,甚至反问劫匪“我可以帮你吗?”。除此之外,和家人的聚少离多也曾让她感到孤独和不安,“有一次国内国庆长假,正好是我的生日,结果家里人把我给忘了,就觉得很难过。”

△ 桂霖和父母
在这段时间里,她的日裔教练小山雨果,代替了父母的角色,给了她许多帮助和支持。2010年,小山开始转为教练,正式接手了桂霖的训练生活。
 
两年后,桂霖加入巴西国籍,正式成为巴西国家队员,得以参加了伦敦奥运会,但是没有拿到奖牌。

伦敦奥运会后,桂霖因伤手术,术后有一年半的恢复期。然而,重出江湖的桂霖状态低迷,教练组对她的期待和信任逐渐降低、她自己也在内心怀疑自己的能力。运动员的生涯是如此残酷,成败就是评判的唯一标准,总是输球的时候,她的内心充满了迷茫。在这样的时候,小山作为长辈一直鼓励她,相信着她的潜力。

△ 2012年,桂霖在伦敦奥运会上
2015年的泛美运动会对桂霖来说颇为重要。尽管巴西乒乓球在世界排名并不靠前,大量的日裔球员却也使得巴西乒乓球运动在拉美地区一直领先。同时,泛美运动会的单打冠军,可以提前拿到奥运会的比赛资格。参加这场运动会,能拿牌,又关系奥运,压力自然也大。而为了拿到参加泛美运动会的资格,桂霖必须在2015年的拉丁美洲锦标赛上取得单打冠军的成绩。
 
在此之前,她从未拿到过单打金牌。令她自己也意想不到的是,在大比分落后的情况下,桂霖反超对手,拿到了她生平第一个单打冠军,获得了泛美运动会入场券。这场胜利让桂霖重拾信心,状态逐渐恢复——虽然她在泛美运动会上惜败,却通过奥运预选赛拉丁美洲赛区的选拔拿到了奥运入场券。

△ 里约奥运会上,桂霖在比赛
8月6日,女单开打,桂霖在第一轮以4:2战胜西班牙选手,却在第二轮惜败罗马尼亚选手。8月12日,她将跟队友一起对阵中国队,对于可以预见的结果,她比较释然:”能坚持到跟她们对决到地步,我已经很高兴了,能跟她们学到更多到东西。在场上以夺得比赛胜利为主去比赛,肯定这么想,但是他们的水平摆在那,中国运动员,真的很难。“
 

也许对于桂霖来说,体育除了竞技,还有乐趣。


(感谢李莹莹对此选题的帮助。)

 

本文首发自凤凰号:世界说


END

责任编辑 | 徐    典
版面编辑 | 徐    典

在这里,也能看“世界说”呦~



新浪微博@世界说Globus

知乎专栏@世界说

版权声明 | 稿件视频均为世界说原创

如需转载或合作请在后台回复【转载须知】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