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视频 | 被“诅咒”的白色黑人

夏伟聪  世界说  2016-08-15 12:13
世 界 说
夏伟聪
发自 乌干达 坎帕拉

“小的时候,大家都说我被诅咒了,所以过着特别痛苦的生活。”
 

奥吉克·彼得是一位白化病患者,这其实不算什么,但放在乌干达这样的国家,足矣毁灭一个人、一个家庭。



在非洲一些落后的地区,人们相信白化病患者是神的诅咒,目睹或接触这些人都会被祸及。

 
这诅咒又被赋予另一种神奇的力量,白色代表钱财的亮光,牺牲这些白化病患者来奉祀,能带来幸运和富裕。这股神奇的力量同时被鼓吹成可以治愈艾滋病,只要和他们发生性行为即可。
 
这些传说从2006年一位34岁的坦桑尼亚白化病女患者被杀后开始发酵,迅速被巫医们传遍非洲大陆。人们会砍掉他们的头,剪下他们的毛发,混杂着药物一起喝掉,这样就能发财。于是杀害、肢解、强奸白化病患者成为一种社会现象,无关道德。

他们的尸体被卖到75000美金,被填埋在这片他们曾热爱的又丑陋的土壤下,被寄予了带给人们财运的希望。
 
虽然已经提前做足了心理准备,但我第一次见到彼得的时候,还是吓了一跳。他鼻子扁塌,嘴唇长而厚,非常典型的非洲人长相,但是肤色煞白,尤其是眼睛已经适应了满眼的黑巧克力色。他那天下午走进这样的一堆人之中,跟我打招呼,头戴圈帽,眼戴墨镜,全身笔挺西装。白色的眼睫毛下,是浅色的眼球,流进了些许月光般阴冷的颜色。

奥吉克·彼得,尼罗河白化症患者互援组织主席
他带着我们走进了各种落后闭塞的村落,见到了一个个躲在阳光阴影下、被厄运毁灭了梦想、被迷信裹挟着生命的白化病患者。
 
我见到了一位父亲,去年他的女儿去水井玩水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两周的疯狂寻找,终于发现女儿的尸体,但头颅不见了。
 
我们到现在都没找到她的头。只好这样埋了。她才三岁。
 
他很平静的跟我们讲述他的回忆,但当我们问到“你和女儿最喜欢玩的游戏是什么”时,他哽咽了。
 
娜南维·瑞秋,15岁,是一位曾经被强奸的白化病患者。瑞秋是个爱美的女孩,心地善良,一直想当护士。因为没有上寄宿学校,只能晚上去上课。有一天放学之后,大概10点左右,一个男人开始尾随她,附近没有人,那个男人把一块手绢塞进了她的嘴里。他强奸了她,因为他觉得这样可以发财。
 
因为堕胎风险太大,瑞秋生下了一个儿子。悲剧虽然发生,幸亏瑞秋还有家庭的照顾,她还有着少女般对美的悸动。只是“梦想彻底都崩塌了”,曾经想当护士的梦想破灭了。她对着镜头长久地沉默。

瑞秋与她的儿子在一起玩耍
 
非洲人惯于隐忍自己的感情,天地最大,疟疾、病痛、死亡之后,才是人的渺小。或许沉浸自然太久,深感自己的渺小和无望,所以心甘情愿落入世俗窠臼或宿命囹圄。一位乌干达朋友告诉我,乌干达沦为殖民地,被天灾和人祸鞭挞时,认命就已经融入他们的血液。
 
所以,这些白化病患者中有很多人自我钳制,一辈子都不会把自己的经历讲出来。彼得深知这是教育造成的悲剧,所以他用尽力气去学校参加演讲、去电台进行广播,希望可以让孩子们都能回归学校。
 
什么是白化病?得了白化病的人只是体内缺少了一种黑色素,一种不受太阳伤害的黑色素,在强烈的阳光下,他们的眼睛和毛发会变得异常脆弱,98%的白化病患者会在40岁之前死于皮肤癌。
 
“我们都是神创造的孩子,除了颜色不一样,众生平等。”彼得奔走在各个学校之前,对大家不停的强调“只有颜色不一样而已”,但是他的论调,连一些被他照顾的白化症患者都不相信。

△ 彼得奔走在各个学校之间,向学生们强调“只有颜色不一样而已”
离别时我们送给瑞秋一条连衣裙,瑞秋抿嘴一笑,开心的在我们面前转了一个圈。我的拍档Evan在这个时候终于忍不住痛哭了起来。

彼得与他收养的女儿
“都是神造。为何他们的世界,纯白到充满血污。”

END

责任编辑 | 李 晓 萌

版面编辑 | 李 晓 萌

在这里,也能看“世界说”呦~

新浪微博@世界说Globus

知乎专栏@世界说

版权声明 | 稿件视频均为世界说原创

如需转载或合作请在后台回复【转载须知】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