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在一万米的高空,请问您想喝点什么?

欧罗巴  欧萌科学家  2016-05-27 12:29

本文由"欧萌科学家"授权世界说发布,版权归"欧萌科学家"所有。

一架执行国际长途飞行任务的飞机,已经飞到一万米高空的平流层。机舱内的相对湿度(经常低于20%)近似于沙漠。走廊的尽头,终于出现了乘务员,TA推着一车饮料,向饥渴的乘客缓缓走来。

人人都知道那台小推车上,水是最健康的选择。但我们中的大多数人更愿意在乏味的长途机上旅行中,刺激一下快要沉睡的味蕾,顺便为削减航空公司的利润贡献绵薄之力。

当这辆叮当乱响的推车移动我面前时,时间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早在乘务员抛出那句经典对白,“请问您想喝点什么?”之前,我已经开始充分思考这个问题了。

相信我,习惯性选择橙汁儿的人,可能会错过在万米高空中更多的味觉实验。

如果考虑喝什么最值?

对于老外来说, 酒精饮料会是首选。帝国主义国家酒卖得略贵,而且酒精含量越高的产品,单价越贵。更重要的是,尽管民用航空器上也要遵守注册国籍,目的地、甚至起飞国家的法律,但在机上喝酒却没人查身份证。无论是否年满16岁(部分国家可以在成人陪同下饮酒),18岁(大多数国家要求),19岁(韩国、加拿大),20岁(日本),还是21岁(美国),都可以表情自然的对空姐说:来杯啤的。

这造成了国际航班上的老外特别爱喝酒,但天朝人民很难理解。毕竟,在我们的超市里,几块钱就能买到烧心窝子的高度酒,而且还能让孩子代为跑腿儿。

不过高空中的低气压环境,会让机舱中所有人的身体产生微妙的变化,无论中外。很多人觉得高海拔会更容易让人喝醉,因为氧气的减少会让血液对酒精的代谢减慢。但这个听起来有道理的说法,被各种实验打过嘴巴,比如这篇95年奥地利的实验论文。

10名22-24岁的男性参与实验,在171米和3000米的酒精代谢无明显差异

真实情况是,海拔不会影响酒精代谢,但缺水的机舱环境+长途旅行本身会让人觉得困倦和乏累。不是酒更容易让我晕,而是我本来就很晕。

飞机上喝酒的好处,就是半醉半醒的状态来得特别快。但问题是,喝酒不会补水。

含气泡的非酒精饮料会变得特别活跃

尤其是无糖可乐。小推车上的汽水瓶盖通常不会被拧紧,一方面是反复打开耽误时间。另外,乘务员也是为了让它们尽快消泡,缩短倒饮料的时间。

在所有碳酸饮料里,无糖可乐是最烦人的。说这话的是有15年乘务经验的空姐作家Heather Poole。她最害怕的饮料就是无糖可乐,没有之一。倒一杯无糖可乐,她需要反复等着消泡,再倒,再消泡,再倒,几个来回。同样的时间,她可以服务3个点橙汁儿的客人。如果想和空姐唠嗑、搭讪的,可以尽量选择无糖可乐。不过很多航空公司,为了省时间,已经直接改成听装。您自己慢慢倒吧~

不过带气儿的饮料,除了我们都知道的那些缺点。它们在低气压的机舱中还会将其中一个问题激化:胀气。长途飞行会让人更容易放屁。当然,如果你读过我之前的文章,会知道我们本身的排气量就是惊人的。哥本哈根大学的调查发现,有60%的飞行员觉得自己在天上的时候更容易胀气。物理解释是,气压变小了,气体体积就膨胀了。喝带气儿的饮料,会让这个过程变得更有意思。

不用过分紧张。尽管身处人挨人的封闭机舱,我们还是可以放心让这些气体,let it go的。大多数人也是这么干的。飞机引擎巨大噪声会让排气的声音消失于无形。干燥的机舱空气,已经让我们嗅觉几近失灵。如果能在这样恶劣的环境,还能隐隐的闻到屁味儿。我必须暗自庆幸,亏得这是飞机上,否则这团气体将会造成多么酸爽的体验。

果汁饮料的味道已经改变

批量生产的果汁和健康无关。脱氧的过程让水果营养成分尽失,只完美保留了糖。而香味和颜色无论是否提取自水果本身,也都要人工再次添加。喝果汁和喝含糖的碳酸饮料一样,都是为了口感。

身处机舱内的噪音环境,味蕾会对甜味变得不敏感,但咸、酸、苦的味觉保持不变。再加上嗅觉的失灵,导致飞机上的含糖饮料喝起来都更接近于无糖产品。如果,刚巧喜欢酸口儿,那橙汁儿的确很合适。

不过欧洲人,尤其是德国人,很可能会选择另外一种我们很少问津的果汁:番茄汁。根据德国汉莎航空统计出的机上饮料消费数据,番茄汁居然和啤酒有一拼。我的德国同事在日常生活中从来不喝番茄汁,但一坐飞机就和所有像被吸血鬼附身的德国人一样,极度渴望一杯番茄汁,而且还要往里面加盐。

在去年发表的机场环境模拟实验论文中,他们发现实验者除了对甜敏感度降低之外,会对“鲜味”(Umami,中文翻译为鲜味或者旨味,但和我们口语中说的鲜味不完全一样)的敏感度提升。而番茄是富含umami的食物。

我在得知这件事儿之后,尝试过番茄汁,确实感觉好喝了些(不排除受到了心里暗示)。但实话说,它依然是一杯番茄汁。另外,它本来就有盐,再往里加盐的人,是名副其实的重口味……

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乘务员终于逐渐靠近脱水状态的我,并抛出了关键性的问题:请问您喝点什么?

我……

我喝水……

两杯。

大部分飞机餐都不怎么好吃,一部分原因是味觉变化,其次是因为他们从来没把好吃当成第一要务。别让乘客吃出毛病来,才是头等大事。Umami味道激增会让日本料理,或者辛香料丰富的菜肴特别好吃。既然咸、苦、酸都不变,那么我们为什么不供应酸辣粉儿?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