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毕业季 | 老师配合我们搞了一场大罢工

刘婉儿、曾丹莉  世界说  2016-05-27 11:19

2016年5月,随着南半球的巴西渐入深秋,我在“拉美第一高等学府”巴西圣保罗大学的一年交换学习期也仅剩两个月了。尽管早就听闻过巴西闹罢工的新闻,但亲身经历大学罢工还是第一次。

我们要发起学校史上规模最大的罢工!抗议政府和校方的无理政策!

5月5日,在圣保罗大学行政楼前,职工工会成员聚集在此,进行了一场将近四个小时的罢工宣讲与投票。

各部门职员轮番接过话筒喊道:“禁止!禁止!我们要禁止!权利不能被剥夺……”。艺术学院的学生和着这首《“禁止”之歌》手舞足蹈,用他们特意编排的歌舞表达了对职工的支持。

“支持罢工的请举手!”现场的人几乎全都将手高高举起。自5月12日起,学校全体职工将会正式进入无限期罢工状态。

△ 工会办公室前贴的海报,意为:工会留下,Zago(校长)滚蛋

艺术学院学生的舞蹈

△ 罢工投票通过后,人群的欢呼(圣保罗大学工会伊万妮供图)

■ 职工罢工的诉求

△ 工会员工威尔森(左)和达德欧(右)接受采访

学校职工威尔森说:

我支持罢工。现在我们薪水的增长根本就跟不上通货膨胀率,物价一天天变高,而我们的生活则一天天变糟。

威尔森和他的朋友达德欧一起全程参与了四个小时的演说与投票。他们一个是实验室技工,一个是机械维护技工,是学校里最普通、最不起眼的一群人。

也许正如他们所说:

我们只是贫穷的劳工。

据了解,学校职工不仅饱受低薪的困扰,他们的一些补贴(如餐补)更是被校方冻结了三年之久。威尔森还告诉我们,由于政府削减教育资金,学校经费不足,校方先是尝试要求职工工会从原办公地点搬空撤离,再是企图通过裁员、外包等手段获取更廉价的劳动力(即把现有的部分职工辞退,把清洁工、技工、保安等工种外包给其它公司),不少在职员工面临着被辞退的危险,工会内部人心惶惶。

你看看学校和政府都做了些什么,每次面对经济危机,就只会裁员和削减福利。

工会负责人之一布兰顿也愤愤不平,他是这次罢工投票的主要组织者,平时在学校负责制冷设备的维护。布兰顿说,他们同时也在为学校的其它问题而抗争,反对托儿所的关闭及校医院的解绑是此次抗争的重中之重

 工会负责人布兰顿接受采访

据布兰顿介绍,由于经费缺乏及裁员导致的人手不足,学校下属托儿所自去年年初起便不再提供学位,不少女学生只能把自己年幼的孩子带进教室。因为同样的原因,校医院急诊室由原先的24小时接诊缩减到如今的12小时。

就在这场投票的一周前,两个孩子因在校医院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救治而死亡。工会认为,校方是想通过这些举措,逐步关闭托儿所,并解除与校医院的联系,把校医院交归州政府或私人机构管理。而这种情况一旦发生,相关专业的学生及教师将失去实习、科研的场所,部分孩子将失去接受学前教育的机会,一大部分职工将面临失业的困境。

为了这场罢工,布兰顿们准备了两个月之久。在这期间,他们四处搜集信息(包括校董会的文件、报告、发言等),进行宣传,召开讨论会议,并尝试就学校存在的问题与校领导进行各种方式的沟通与谈判,但均得不到满意的答复。最终,在迫不得已之下,工会决定发起这场投票。

布兰顿说:

对于我们这种手上并无多少权力的工人阶级来说,罢工是我们目前仅剩的最有力的武器。”

如今的圣保罗大学似是一口出气阀被阻塞的高压锅,种种问题不断对它施以压力,当压力达到一定程度,当一个小口被打开,终于到了全面爆发的时候了。截至5月12日,圣保罗大学文学系、教育学系及护理学院的学生都已加入罢课,而这场风波还没有停止蔓延的迹象。

圣保罗大学的世界排名已是逐年下降(2016年相比于2015年下降了30位),这样一来,无异于雪上加霜。

■ 学生为什么罢课?

不过,一场罢工毕竟会影响学业,为什么这么多学生还会支持并参与呢?

对于这个问题,经历过学校三场罢工、文学系四年级的学生黛博拉是这样说的:

我还有一年就毕业了,我非常希望自己能按时毕业,但我不能只为自己考虑。现在这所学校存在很多问题,我们不能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们要为所有人考虑。

△ 文学系学生黛博拉一边为支持中学生抗议政府取消学校午餐而制作海报,一边接受采访

近年来,圣保罗大学的学生们也面临着种种困境。

首先,因经费紧张、教师缺乏,不少课程不是被取消,就是不得不放弃原来的小班教学模式,教学质量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其次, 校园安全问题也饱受学生诟病,其中,性侵问题尤为严重。报道称,记录在案的学生宿舍性侵案已超过50起,但校方一直不予重视,案件最后往往不了了之,侵犯者逍遥法外,反而是被侵犯者迫于无奈选择离开,甚至是休学。就在今年4月4日,学生宿舍又发生了一起性侵案,愤怒的学生随即成立委员会,抗议校方的不作为,要求严厉惩处过往所有案件的作案者,同时占领了学校后勤监管部门一个月之久(4月6日-5月13日),直接影响了校园食物供应,导致学校四所食堂中的两所公立食堂被迫关闭。

另外,在这场罢工中,学生也在努力为弱势群体争取更多、更公平的教育资源。黛博拉来自一个并不富裕的家庭,和很多家境并不优渥的同学一样,她要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她说:

弱势群体是很难考进圣保罗大学的,这里的大部分学生家庭条件都很好,我能考进来只是因为文学系的录取分数比较低。一些热门专业,比如医学院,我是根本没有机会的,我有一个朋友努力了五年都没有考上医学院。”

因此,学生们希望学校能给弱势群体预留更多的名额,不要让优质教育资源只集中在富人手中,穷人却连“知识改变命运”的机会都没有。同时,还应给校园里的贫困学生给予更多的扶持政策,如交通、食宿上的补贴等,不要让他们因难以兼顾工作和学业而退学。

在接下来的两周内,各学院学生会和教师工会也会陆续发起投票,以决定是否加入到这场由职工领头的大罢工中来,既是给予他们支持,也是为了自身利益的维护。

■ 为什么罢工在巴西大学中稀松平常?

△ 文学系教学楼里的海报一角,介绍了每次罢工的原因及取得的结果

罢工在巴西稀松平常。光是圣保罗大学,自2000年起至今,就发生过九场罢工,最短四十天,最长四个月,这次会持续多长还未知。要说他们无理取闹,他们每次都有凭有据;要说他们懒散任性,他们每次都有组织有目标。而且,每次的诉求都是相似的(不外乎反对裁员裁课,反对经费削减,要求提高待遇)。为什么同样的事情会反复地出现?

说到底,一切问题的根源都是“钱”。由于巴西的公立学校全由政府出资维持运作,从公立幼儿园到公立大学均提供免费教育,在如今政局动荡、财政吃紧的状况下,这些学校成了直接的受害者。

除圣保罗大学外,不少学校也由于教育经费的削减陷入困境。例如,坎皮纳斯州立大学(圣保罗州的另一所公立名校)的医学院经费缩减近千万雷亚尔(约合1900万人民币),本就经费不多的文学院也缩减近300万雷亚尔(约合570万人民币),近期,他们也展开了罢工的前期宣传。另外,圣保罗市多所公立中学现面临着被裁撤的危险,且原由政府出资供应的公立中小学课间餐,有些已取消供应,有些的食物则变成了果汁和饼干,一些中学生曾为此组织过游行示威。

△ 坎皮纳斯州立大学罢工宣传现场,中间标语红字意为:我们要罢工!(图片由该校中国留学生周思成提供)

但按理来说,就算经济低迷,这个国家的教育也不应陷入如今这步田地,因为巴西政府其实对教育十分重视。比如,政府规定到2024年其国内生产总值中用于支持教育的比例不应低于10%;教育还写入巴西宪法,明确规定联邦政府需将其预算的18%用于教育支出,州和市政府则应拿出不低于20%和25%的财政收入用于教育发展。在如今的困境背后,是否还藏着别的原因呢?

支持此次罢工的一位圣保罗大学文学院学生就向我们抱怨学校财务状况的不透明:

校长宣布学校财政吃紧,却没有说明原因,我们无从知道这些钱款的去向。

他的这句话不难让人联想到这个国家的腐败问题。近年来,关于教育经费被官员私吞的报道屡见不鲜。2014年,巴伊亚州超过7000万雷亚尔(约合一亿三千万人民币)的教育经费被挪用;2016年又曝出,自2003年起,原用于公立学校午餐及交通辅助设施建设的20亿雷亚尔(约合37亿人民币)去向不明。

除此之外,这个国家在教育上面临的另一道槛就是发展的不均衡。如今,私立中小学不管是在硬件设施,还是师资水平上都远优于公立学校,但因为其学费高昂(每月从1000-5000雷亚尔不等,即1800-9000人民币),只有中产及其以上阶级的家庭才能负担得起,低收入家庭的子女通常只能选择免费的公立学校。这就直接导致了,出身于不同阶层的学生进入优秀公立大学的机会不均等。

△ 2014年罢工投票现场。今年相同的会议在相同的地点再现相同的结果。(圣保罗大学工会伊万妮供图)

△ 海报上展示的与警察对峙的场景

不过,纵然巴西有法律保障工作者的罢工权利,参与罢工也还是有风险的。

达德欧跟我们回忆了2014年那场持续了118天的有史以来最长罢工:

在那场罢工里,我们面临着工资被克扣,简历带上污点,甚至是警察参与镇压的风险。

这次他们也可能会面临同样的威胁,虽然有一小部分职工因害怕而不敢参与,但绝大部分人在权衡之后,都选择了勇敢地站出来。

在每一次罢工的最后,其实都只有小部分诉求能得到满足。一些人因此而反对罢工,嘲笑那群激进分子瞎忙活几个月,最后什么也没得到。

但威尔森和达德欧却不约而同地表示:

我们不求学校能做出多大改变,只要情况不再继续恶化,大家能开诚布公地就存在的问题进行讨论,就已经是某种程度上的胜利了。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