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两伊战争持续8年之久,竟是萨达姆和霍梅尼「合作」的结果!

将军星尘  中东研究通讯  2016-05-25 12:13

本文由"中东研究通讯"授权世界说发布,版权归"中东研究通讯"所有。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克劳塞维茨

往期回顾:两伊战争开战前夜发生了什么?

1980年9月22日,伊拉克军队发动了先发制人的打击,兵分三路入侵伊朗,拉开了历时七年又11个月的战争的序幕。

萨达姆原以为只要十天就能解决伊朗,结束战争,实现他「一石三鸟」的战略目标:首先,撕毁《阿尔及尔协定》,彻底夺取阿拉伯河的控制权,恢复属于阿拉伯人的土地;其次,彻底推翻伊朗霍梅尼政权;最终,站上阿拉伯世界的巅峰。

然而,笼罩在乐观情绪下的惨淡现实却使萨达姆怎么都笑不出来。伊拉克国防部虽然制定了相应的作战计划,部队执行起来却又是另一回事,而作战计划中本身就存在的种种失误更是进一步放大不利因素。

制空权夺取未遂

9月22日拂晓,萨达姆下达了对伊朗发动「威慑性打击」的命令。伊拉克空军分两个波次,第一波190架,第二波次60架,共250架次,对伊朗首都德黑兰,大不里士、阿瓦士、克尔曼沙赫、提斯孚尔等15个城镇和7个空军基地,4处陆军设施发动了突袭,妄图一战就瘫痪伊朗空军,取得制空权。

然而,效果不佳。伊拉克空军的参谋至少犯了三个重大失误:

第一、没有重点攻击,力量使用分散。伊拉克空军确实贯彻了「威慑性打击」的作战命令,对德黑兰在内多个城市目标进行打击,确实起到了震慑伊朗领导人和伊朗民众的目的,但是「面饼」铺得太大、太多、太散。发动空军打击的首要目的是夺取制空权,理应将宝贵的弹药用于更有价值的军事目标,如机场、机库、修理厂与相关的后勤设施,但伊拉克空军却选择一路平推,分散出击,浪费了自身的力量,仅仅实现了作战的突然性,而没有实质的攻击力。

第二、没有明确攻击,且训练不足。首先,伊拉克空军参谋显然没有大规模空战的经验,在空军起降的燃油量与携弹量上都计算错误,导致伊拉克空军飞行员在飞抵伊朗上空之后,有的中队滞空时间只有4分钟。其次,伊拉克飞行员在对伊朗军用机场打击时,只攻击对方的跑道,却没有对机库进行打击,就连露天停靠在伊朗机场的飞机都未被摧毁。

相比以色列在1967年的第三次中东战争中对埃及空军的打击,在开战仅24个小时内就击毁了336架战机,瘫痪整个埃及空军的战例来看,伊拉克空军差得不是一丁半点。最后,训练不足亦体现在伊拉克空军出动的架次上。在战斗第一天,空军只出动了250架次,两个波次的攻击,而以色列在1967年的战争中第一天就出动了700架次。

第三、没有战略轰炸的意识。在二战中,空军的运用方式已经有了一套完整的战术套路与相应的战术选择。其中,对敌后重要的工业设施、军事基地、交通线,甚至是人口密集的城镇展开战略打击,瘫痪对方的工业动员能力,已经成为了空军的基本战术。这套战法的实战效能,在英国对德意志纵深的打击与美国对日本展开的战略轰炸中,都已经得到了明显的体现,亦是空军正确的「打开方式」。

但是,伊拉克空军仅打击边境线附近的伊朗军事目标,并未向内陆进发,供给纵深目标。诚然,伊拉克空军装备的都是MIG21、MIG-23、SU-7、SU-20等短腿战斗机,本身作为国土防空尚可一用,作为战略轰炸缺实为难。但是,即便MIG-21只有1100公里的航程,除去来回路线与滞空时间,依然有能力攻击伊朗纵深300~400公里处的目标。而伊拉克空军并没有这么做,仅将空军作为支援前线地面部队的支援力量来使用,实在可惜。

至于虚报战果什么的更不必多说了。在开战一个月后,面对伊朗空军日益频繁的反突袭,萨达姆如此斥责其手下的空军高层:「你们告诉过我,伊拉克空军已击落超过200架伊朗军机,那么这些飞机从哪里来?难道他们有一个空军母巢吗?」

上述的一系列失误,使得伊朗空军的受损极其轻微。在机场地面道路被毁后的几个小时内,伊朗的地勤人员就将其修复。开战仅4个小时后,伊朗F-4战机就对伊拉克境内的巴格达、巴士拉、提克里克的石油设施与6个军事基地展开反攻。

截止到10月初的空战中,伊朗总共损失了包括F-4、F-5在内的50余架战机。伊拉克损失相当,也损失了包括MIG21、MIG23在内的50架战斗机。

地面部队的进攻

伴随着空军部队的突然袭击,伊拉克地面部队「狂飙突进」。在战争之初,萨达姆满怀信心,在高级将领的见面会上,萨达姆说到:「我们不要说抓了129个俘虏,要说抓了几百,就算是一百人也要向外界宣传!」

9月23日凌晨3时,伊拉克的地面部队5个师又1个旅约5万余人,1200余辆装甲车,以苏制T62坦克、BMP-1装甲战车为核心,在北起席林堡、南至阿巴丹的480余公里的战线上,分北、中、南三路向伊朗境内大举推进。

北路与中路部队是佯攻,仅作为牵制力量,分别投入一个师的兵力以为策应。主攻方向是伊朗南部的胡齐斯坦省,由萨达姆下属最精锐的两个装甲师为突击力量,另有两个装甲师为预备队,组成南部兵团,展开进攻。

之所以选择这里,而不是直接突入德黑兰,对霍梅尼展开「斩首行动」,看一下地图就可以理解了。

从图中我们可以看出,伊朗与伊拉克的边境几乎都为丘陵山峦所阻隔,非常不利于机械化部队的快速推进。特别是在北部与中部,由于高山的阻隔,要从这里直接推进到德黑兰对装甲部队几乎是灾难。只有南部地区,胡齐斯坦省靠近阿拉伯河一侧,地势平缓,利于推进。同时,此处靠近伊拉克南部重镇巴士拉,便于伊拉克军队的补给。

可以看到阿巴丹和霍拉姆沙赫尔的位置就在边境,两伊就围绕着边境的狭长地带打了八年!

两伊的「边境争夺战」

从政治上讲,伊朗的胡齐斯坦省是阿拉伯人的聚集区,萨达姆希望「解放」此地的阿拉伯同胞。同时,萨达姆最原始的目标就是要获得阿拉伯在伊朗一侧的土地,攻占此地,亦是必然。

伊朗各民族分布图

整个南路兵团分成三个攻击线,做迂回运动,向霍尔木兹海峡挺进。经过一周激战,10月初,伊拉克军队占领了伊朗约2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控制了阿拉伯河东岸长600公里的土地。其后,伊拉克军队虽然攻占了霍拉姆沙赫尔(Khorramshar),但南部重镇阿巴丹(Abadan)迟迟无法攻下,最终两伊双方再次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拉锯战。

一周与八年:持久战的种子

诚然,伊拉克在战争初期的闪击是有效的,占领了伊朗边境长800公里,宽60公里的土地。萨达姆获得了他梦寐以求的阿拉伯河东岸土地,这也促使其「满心欢喜」的想与霍梅尼谈判,巩固战果。

萨达姆向国际社会表示,愿意接受联合国9月28日发出的479号决议,愿意停止战争。萨达姆的如意算盘虽打得好,但霍梅尼可不配合。霍梅尼告诫他的子民:「我们永远不会和萨达姆谈和平或者让步。我们永远不会向一个堕落的罪犯去妥协。我们将战斗到底!」

与此同时,被打了一记闷棍的伊朗军队亦发现他们处在一个绝对孤立的境地。伊朗国防部的军官抱怨他们「成为了史上唯一一个在战争中没有朋友的国家」。抱怨归抱怨,反击阿拉伯暴君的入侵,成为了凝聚波斯人最好的号角。战争并没有打倒霍梅尼,反而使他的政权变得更强。战争机器既然已经运作,要想使它停下,就要付出代价。

两伊统治者都不曾想到,这场战争将会是一场长达8年之久的拉锯战。这虽不合预期,但却也可预料的到。特别是从两伊军队在战场上的表现来看,开战第一周就已经决定了之后八年持久战的命运。

伊拉克军队的闪电战空有形式,而无内涵。闪电战的关键在于深入敌后,破坏地方的动员能力。《大纵深作战理论》的作者图哈切夫斯基认为,第一梯次的攻击至少深入敌后100公里,而萨达姆的部队只「震撼」了对手,然后就在对方边境地带停了下来,开始巩固阵地。殊不知,进攻即是最好的防御。让对手站在谈判桌前的唯一方式,就是彻底解除对方的武装,这一点以色列屡屡给阿拉伯国家「上课」。

而萨达姆的部队不采取积极的进攻手段,本质上仍和萨达姆的战争目标与预期相关。萨达姆预想这场战争是有限的,在10天之内就能结束战斗。他要的是土地和声望,意在向伊朗展示实力与决心,迫使伊朗高层停止对自身政权的颠覆。

但是,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霍梅尼可不这么想。霍梅尼将战争看为宣扬革命的契机,他要的是萨达姆的「项上人头」。霍梅尼在接受采访时曾明确表示,「在萨达姆政权倒台之前,我们不会停止战斗。」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两者的政治目标截然不同,自然无法坐下谈判。只有等一方精疲力竭,方有和谈的可能。

令人讽刺的是,就在9月22日两伊战争打响当天,英国内阁的海外与防务委员会就开会讨论该如何进入伊拉克的军火市场。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