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中国能否接收叙利亚难民?

高思琦  中东研究通讯  2016-05-25 12:13

本文由"中东研究通讯"授权世界说发布,版权归"中东研究通讯"所有。

几天前,一项由「大赦国际」发布的民意调查显示,中国人对难民的欢迎指数居世界第一,德国和英国分列二、三位,俄罗斯排名垫底。问卷中对难民的定义是「从其他国家逃离战争或政治迫害的人。」

来自27个国家的共27000人接受了此次调查。在全球范围,约70%的受访者认为自己国家应该为难民提供更多帮助,80%的人表示愿意让难民生活在自己的国家、城市、村庄等。

总的来说,约十分之一的受访者欢迎难民住进自己家里,但这个比例在中国的受访者中却出奇地高。「大赦国际」认为,46%的中国人愿意接纳难民到自己家中生活,而这个比例在排名第二的英国人中只有29%。

图片来源:大赦国际

在「政府是否应该为难民提供更多帮助」的问题上,中国排在第一位。调查结果显示,超过85%的中国受访者同意这个观点,排名第二和第三的分别是尼日利亚和约旦。

图片来源:大赦国际

有趣的是,当被问道「遭受战乱或政治迫害的人是否应该逃离到其他国家」时,中国受访者似乎不太认同这个说法,因此排名降到了第19位,而德国、西班牙、加拿大位列前三。

图片来源:大赦国际

不过,把以上多项指标综合起来之后,中国的“难民欢迎指数”依然位列第一。这个结果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因为排名靠前的其他国家大多都已经接收了不少难民,而中国似乎是个特例。

图片来源:大赦国际

那么,事实是否真的如此呢?

中国能接收叙利亚难民吗?

一、对中国的数据调查有失偏颇

该调查很快被全球各大媒体广泛引用,但很多中国读者却在质疑结果的真实性。其实,细读「大赦国际」官网和各家媒体的报道,我们不难发现个中玄机。

首先,该调查的样本数量为27个国家的27000人,也就是说每个国家大约有一千个受访者。美国Quartz网站指出,中国受访者均为国内18个大城市的居民,并得出结论:这些人「对难民的欢迎程度远远超过了他们的政府」。其实,考虑到自选择偏差,这样的结论根本站不住脚。

能够耐心参与电话调查的人可能本身就对调查主题更感兴趣,或者更愿意表达自己的见解,否则很多人早就挂电话了。更何况,相对于中国近1.4亿的人口总量来说,一千人的小样本是否具有广泛代表性?一千个来自大城市的居民又能否代表全国人民的意愿?答案都是否定的。

其次,「大赦国际」作为一个非政府组织,通过法律宣传、媒体关注、研究、游说等方式向政府和企业施压,其目的是在世界范围内保障人权。随着中东难民问题持续发酵,此次调查无疑也是利用舆论声音向各国政府施压的手段。据英国《卫报》称,因为强硬的难民政策而饱受诟病的澳大利亚在此次调查中排名第五,由此证明该国难民政策并不能代表民意。

当然,排名第一的中国也不能幸免。英国路透社报道称,『虽然86%的中国参与者认为政府应该为难民提供更多帮助,但中国政府仍然不愿安置那些逃离战争或迫害的难民。自叙利亚战争爆发以来,中国、俄罗斯、以及海湾地区的阿拉伯国家都没有安置叙利亚难民。』

迁徙中的叙利亚难民,图片来源:财经网

这么说就有失公允了。中国跟沙特这样富裕的海湾国家在地理位置、人口密度、经济条件、语言文化、宗教信仰等方面完全没有可比性,而后者拒绝接收难民的态度早已在阿拉伯世界饱受指摘。

叙利亚周边的国家如约旦、土耳其、黎巴嫩等都已接收了大量的难民,虽然很多难民营的生活条件恶劣。不过,这些国家在宗教信仰和语言文化方面都与叙利亚相近,同为阿拉伯人在感情上也更亲近些(土耳其除外),所以社会对难民接受程度相对更高。此外,黎巴嫩和约旦都有接收大量巴勒斯坦难民的先例,所以如今的状况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即使中国人真的愿意敞开国门,大批难民要安置在城市还是农村,能否融入中国社会文化,资源如何公正分配,对当地民众生活和社会结构产生什么影响,这些都是需要考虑的难题。更何况,中国并没有西方国家那样完善的移民法律系统,难民的权利难以得到保障,再加上可能加剧的种族歧视、贫富分化等社会矛盾,只怕会顾此失彼。

简言之,无论在法律政策、经济发展、还是社会文化方面,中国都没有做好迎接大量外国移民的准备,更不用说难民了。

所以,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激将法只是过过嘴瘾,缺乏现实的考量。

二、外国难民在中国

其实,中国并非没有接收外国难民的先例,只不过这些难民绝大多数是华人,与故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联合国难民署的数据显示,中国在过去数十年间接收了301622名难民,其中约30万来自越南,其余少数分别来自索马里、尼日利亚、伊拉克、利比里亚等国。

中国接收难民数量统计,图片来源:UNHCR

在1978到1979年间,26万越南难民在中国境内定居。1981到1982年间,中国又为泰国难民营的2500名老挝和柬埔寨难民提供了居所。根据难民的语言文化和家族背景,这些人被安置在广西、广东、云南、福建、江西、海南等地,大多就职于国营农场。由于难民中有不少中国侨民,很多人原本就会说广东话、潮汕话、客家话等方言,再加上政策的辅助,这些难民数十年来已经完全融入了中国社会。

越南难民在中国,图片来源:西陆网

然而,由于一部分越南难民至今依然没有中国国籍和身份证,难民身份成为了他们头上挥之不去的阴云。这意味着他们无法享受和本国公民一样的权利,如果触犯法律也很难追究责任,甚至连上学、工作、存款、考驾照都有麻烦。

三、中国不适于安置叙利亚难民的因素

话说回来,如果中国有能力安置30万越南难民,那么同样的方法为什么不适用于叙利亚难民呢?

首先,越南难民在语言文化上与中国人相近,很多侨民甚至直接回到家乡故土,因此能更好地适应新环境,对接纳国社会的冲击较小,安置地点也无可争议。

其次,越南难民与中国人外貌相似,更容易被中国社会接纳,不容易产生种族问题。

再者,70年代末正值中越战争时期,两国关系敌对紧张,中国对越南难民的关照或多或少都与当时的国际形势有关。

最后,由于中越是邻国,大批越南难民到达中国相对容易(虽然也有不少难民远渡去了西方国家)。

这几点,对如今的中东难民来说,都是难以逾越的鸿沟。与山长水远又困难重重的中国相比,可能欧美国家依然会是他们的第一选择。

结语

我们希望政府能给难民提供更多的帮助,即使不能将大批难民安置在中国,也可以通过提供物资、派遣志愿者、为难民创造来华学习和工作机会、积极参与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等方式贡献自己的力量。

难民问题归根结底是西方国家干预政策的结果,但中国长期以来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也应该为难民问题的解决贡献自身的力量。毕竟,人道主义援助不是为了标榜自己的形象,而是应该实实在在解决危机中人们的生存问题。

    评论列表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