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APP 下载
注册世界说
×
获取 世界说 App

【纳米布的故事】希尔顿酒店前摆地摊的红泥人

Miss Wicked  步甜  2016-05-23 17:23

本文由"步甜"授权世界说发布,版权归"步甜"所有。

皮特·穆勒大道是温得和克市中心内一条垂直于独立大道的主干道,它的尽头就是温得和克最著名的标志性建筑——建于1910年的尖顶的基督教堂(Christus Kirche),纳米比亚最古老的路德福音教堂。不管是旅游宣传册、风景画,还是明信片、冰箱贴,都少不了这座教堂的曼妙身姿。它像一位风姿绰约的姑娘,戴着一顶欧洲新浪漫主义的“小红帽”,隐居在南半球的天空下,任由云卷云舒,季节交替。

基督教堂之于温得和克,就像东方明珠之于上海、埃菲尔铁塔之于巴黎,即便你对城市观光不怎么感兴趣,也很难错过这顶“小红帽”,它占据了市区内最有利的位置和视角。但只要你稍微对摄影感点兴趣,就不会开着车子急匆匆地路过,那多半拍不出什么大片。而是要把车子停在附近的停车场,沿着坡路步行而上,不断穿梭马路、左右移步、蹲下起立、挤眉弄眼,寻找光与影构筑的最佳拍摄角度。这几乎形成了一股无法避免的国际化潮流,各国游人都是这么做的。你最好积极适应这股潮流。因为如果只是随便拍上两张就走人,无疑会将自己的“毫无审美能力的观光客”身份告知全天下,有点儿太没面儿了。

久而久之,皮特·穆勒大道右侧聚集成了一个贩卖非洲工艺品的地摊市场。黑木雕、黄木雕、牛角雕、水晶原石、孔雀石、手工串珠……做工大多不太精细,但越是如此越能衬出狂野不羁的非洲风情,要的就是这种粗糙的手工感。设计和造型多与非洲大草原上的动物们有关,大象、狮子、犀牛、獴、斑马、珍珠鸡、河马,像复活了一整座野生动物园。

其中一个地摊轻轻松松就从迎客叫卖的小贩中脱颖而出,总是不乏各种肤色的游客来询价、挑选,有些人哪怕是在旁边摊位上购物,也会时不时地转过头来瞟上两眼——绝大多数游客就是在这儿第一次见到了辛巴部落(Himba People)的女人们。我也不例外。

刚刚到达纳米比亚时,我被负责任的W大哥带着去首都各地考察风土人情。我们正走在马路对面,向着路德福音教堂的方向,他不敢大幅度动作,只低语着,用头朝她们的方向歪了歪,像地下工作者一样小心翼翼,“那就是红泥人!”

四个双人床单大小的地摊上,三五个女人带着孩子席地而坐,混杂在层层叠叠的木雕、竹编筐、铁艺装饰品里。她们坦胸露乳,浑身上下只有一条粗糙的皮制短裙,皮肤呈现出一种红灿灿的颜色,在近乎于直射地面的阳光下呈现出一种金属色泽。满头的长发用红泥揉搓成了几大缕,使原本的头发消失不见。浑身上下都点缀着贝壳、牛骨、鸵鸟蛋壳和木头制作的饰品。多是伸直了双腿坐着,你能看见她们泛白的脚底,这也许是他们身上最格格不入的浅色。

裸着上半身的,裹在泥巴里的,红色的,女人。 

红泥人?大名鼎鼎的红泥人!

在没来纳米比亚之前,就在纪录片中见过她们。就算见过再多的原始部族,也会一下子被他们的色彩吸引。曾有经营旅行社的朋友总结,来纳米比亚就是“去一南一北看两红”——南部的红沙漠和北部的红泥人。在纳米布沙漠这块世界上最古老的沙漠上,红沙漠是当之无愧的巨人明星,红泥人部族就像是在沙漠中自由游走的活化石。

by ngm.nationalgeographic.com

辛巴部族,也被称为红泥人,生活在纳北部库内内河流域的原始部落,大约有5万人,至今过着半游牧和农牧的生活。男人白天出去打猎、放牧、种植庄稼,女人们留守在家,去河里挑水、挤牛奶、盖房子、缝衣服。

by journal.worldnamads.com

他们不分男女,都赤裸上半身,只穿一条小皮裙,用红色赭石粉末和牛乳混合的原料涂遍全身。

他们一生很少洗澡。

他们信仰全能神明——Mukuru神和自己的祖先。

他们对男孩和女孩施行割礼,认为这样才能“足够纯洁地”走进婚姻。

他们不使用货币,牛是最宝贵的财富。 

他们实行一夫多妻制,一个男人可以同时拥有两个妻子。

他们是世界上少有的双系继嗣。每个家庭成员既属于母亲的家庭,也属于父亲的家庭。男孩跟着父亲的家庭生活,女孩结婚后则跟着老公的家庭生活,但是继承财富却沿袭母系氏族的规矩,男孩继承的是自己舅舅的遗产。

by imaginetravel.com

我看到教科书和网络上的原始人从平面上活过来,忍不住地就端起了单反相机,想搞几张创作。却只见镜头框里,一位年纪稍老、皱纹深重的女人猛地站起来,单手叉腰,另一只手冲我狠狠地摆!她的这一下摆手就像挥舞起了女巫的魔法棒,原本安静的泥红色雕像群“嚯”地一声活了起来,争先恐后地挣脱出我的镜头框,一起用双手夸张地比划着,大声喊着什么。

“快把相机放下!她们在表达抗议!”W哥一把摁下我的相机,然后冲着街对面双手合十,表达歉意,“快走,快走,不然不好办了。”

我随手扣上了镜头盖,学着W哥的样子对她们频频鞠躬,为自己不通情理的冒犯。然后,准备狼狈逃走。

谁知,我缴械投降的那一刻,街对面的气氛立马儿就变了!冲在最前面的女人进入了另外一种状态,怒目圆睁的杏核眼变得柔和的柳叶,驱逐的手势如观音的妙手一转变为深情的召唤,其转换之顺畅,动作之连贯,让我完全摸不到头脑……

我木木地看着W哥,“这是几个意思?”

“她在邀请你去合影啊。给钱的。”

“不欢迎偷拍,但付了钱就可以拍?”

“当然可以!这是她们的一个重要收入来源。合影赚的钱可能比卖工艺品的钱多得多!”

想来也是,在社交网络野蛮生长的21世纪,如果能有一张和原始部落女人的合影,一定能立刻吸引起海量的关注和评论。光是用脚丫子想一下,就知道那在朋友圈是多有面儿的事儿。之前在国内,有一次陪美国友人参观成都大熊猫养育和繁殖基地,抱着大熊猫合影这个项目的标价是1800元人民币一次,可以拍上一分钟。美国哥们眼睛都不眨一下,爽爽快快地付了钱,就把无敌兔(佳能相机5DII)甩给我,嘱咐道,“Keep on shooting!”(拍就是了!)我惊诧于他的毫不犹豫、毫不迟疑,对金钱的毫不吝惜,他却乐呵呵的,“熊猫是你们中国的国宝,能抱着熊猫合影,全世界有多少人有这个机会?而且,这是一生一次的机会!这个价格很划算的!” 第二天,他的facebook头像就换成了抱着熊猫宝宝的傻乐。

相比之下,跟纳米比亚“国宝”辛巴女人的合影只要三四个美金,而且可以同时和两个女人合影。这真算是一笔良心交易!

by magazine.africageographic.com

“要不要去照一张?拍一张吧!”W大哥看着我蠢蠢欲动的眼睛,开始鼓动。

我望向她们的身后,希尔顿酒店的钢筋水泥正在以蓝天为幕布,从周边低矮的平房和市政大厅中抽离出来,编织着一座高耸入云的混凝土建筑。它是首都第一家五星级酒店。不知是她们原生态的赤红色皮肤映衬地水泥高墙像一只巨大的怪兽,还是日新月异的城市建筑显得她们与现代化生活格格不入,总之,眼前是一幅奇怪又诡异的画面,像在波提切利的《维纳斯诞生》的画布上凭空加了一部挖土机,有点儿不伦不类,有点儿像先锋派艺术,哪哪儿都不太对劲。

我不想在这里,以这样的方式,开始与红泥人的第一次亲密接触。这不是认识这个部族的恰当时机。我希望能和她们对话,而不是隔着镜头打望;我希望听她们讲故事,而不是听她们被说起。更何况,如果付了钱,就意味着无视了她们独立人格的存在,对她们的“物化”。

我终究没有走到对面去。我期待着再次遇见她们,真正的遇见。

未完待续……

注:标红部分针对辛巴部落生活习惯叙述的参考资料:en.wiki.org释义“Mukuru”、“Xinba”。

    评论列表

  • 暂无